春日念花事

  • 时间:
  • 浏览:172
  • 来源:518美文网

文 | 图:萍水相逢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昨日,细雨淅淅沥沥绵延了一夜,滴答着春夜无边的愁绪,却惠我徜徉花海好梦一场。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疫期人本慵懒,不用上班也不必早锻炼,即便早醒,宁可赖床刷屏也不愿早起。晨间静悄悄的,忽闻一阵清脆的鸟鸣,划破黎明沉寂,接着,布谷鸟也开始此起彼伏地唱和。春眠不觉晓,城中闻啼鸟,静听这美妙的城市乐音可是从前稀有的享受哩。

睁开惺忪睡眼,随手撩开帘幕。窗外,晨曦微露,凉风习习,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泥土的清香。小区树多花少,一夜春雨也只芬芳了这些香草美人,春天已至多日,竟不见一星半点花儿偷偷笑。前门阳台观景向来视角绝佳,快去趴在栏杆边放眼远望,或许会有意外的欣喜。

果然,一片烂漫的景致惊艳了我的眼帘——一墙之隔的检察院内,一株桃树竟然一夜盛放。周边被雨水清洗过的大片林木葱茏油绿,簇拥着这一株独秀的嫣然浅笑,犹如鲜艳的冠冕镶嵌在美人头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那是桃木成林的艳美,一树嫣然,掩映于丛林中更凸显她的绰约风姿,绽放着一种别样风情。看过一树繁花,心中掠过一丝忧虑,但愿近日放晴,许我满满一季花期不误,莫要连日风疏雨骤,落红满地,教人黯然神伤。古来爱花人常说惜春长叹春来早,况落红无数、绿肥红瘦。

今年春来早,花神迫不及待下凡尘播撒花种。我却惟愿今年姗姗春来迟,留住最美的花仙子,待瘟疫去后探春赏花忙,顶好莫错过人间最美四月天。

昨天,武湖的妹妹下楼到小区内遛弯,发现院内几处花儿正开放,欣喜间摄下几张花影传我,满屏便盛放着春暖花开的色彩。丛丛簇簇的桃花绽放枝头笑迎春风,串串玛瑙红如鲜枸杞样不知名的果子上,点点高光烁跃着和煦的暖阳,树下一垄金灿灿的油菜花兀自摇曳着曼妙的腰肢,一朵半开的月季羞涩地掩映在阡陌交错的树丛中间,叶儿油绿得锃锃光亮。

郊外早已陌上花开,问一声黄陂大道两旁的樱花是否谢落了,花坛中各样造型的月季可还在芳菲吐艳,紫白相间的甘蓝孪生姊妹是否仍在比肩谁更秀色可餐呢?

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江南风景最美在苏杭,我要说黄陂的江南在江滩。好久未能去离家不远的江滩边散心,这儿的四季风光有如十里画廊,成为居民休闲的好地方,且人文景观丰厚,亭台楼榭,假山镂石,花坛画屏。

最美是春夏,两岸杨柳依依,烟花辫如缕如丝,一处一花台,盆栽的小花密密匝匝,花坛簇拥着一树一树的嫣红,难分哪为大朵玫瑰,谁是小朵月季,一样的花型一样的色彩,绿的芭蕉,红的樱桃,粉的樱花。

还有说不上名的各色小花点缀在藤蔓缠绵间,绞辫在曲径通幽的栅栏边,看留连戏蝶时时舞,听自在娇莺恰恰啼。俯下身来,双手小心翼翼捧着柔弱的腰肢,闭上双眸,亲吻花儿的盈盈笑靥,不敢忘情久吻,生怕惊扰了她的一帘幽梦。

一路风景一路歌,行走间,不住的闪屏,满目的花影瞬间定格在微信花房中。想在上班忙中偷闲时不时瞧瞧,解读瓣瓣花语,听听清音一曲,眉头一笑解百结。美丽了心情,芬芳了时光,一整日元气满满的。爱花的人四季有迷香在心间。

走累了,坐在林荫小道边的石凳上,屏息片刻再吸一口气,醉人的花香与拂面的清风袭来,顿觉神清气爽喔。

家乡黄陂四季花海如潮,有闲时呼朋约伴去踏个青,放个风,让久疲的身心彻底轻松,多惬意。春天,烈焰红唇的杜鹃攀岩在云雾山,富丽堂皇的玫瑰绽放在玫瑰园;夏天,六指北湖水乡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秋天,缤纷烂漫的格桑花摇曳婆娑在木兰草原;冬日,傲雪寒梅剪影怒放在木兰山。

家乡四季分明,气候宜人,随时花期有约,真是块福地呀,谁不说我家乡好?

友人朋友圈里时常晒花,自家栽培的,出游闪拍的,遇见养眼的急忙做个采花大盗,移花接木请进我花房。花房眼花缭乱兀自芬芳着,久了霸屏了都不愿忍痛割爱移除。说来惭愧,多年家中种植,多数养的绿植,鲜见养花。

去年,好歹窗台上的君子兰和朱顶红开花了。那几天,花儿亭亭玉立如豆蒄年华的美少女,绿叶玉树临风如陌上玲珑美少年,惹的我和诗儿满心欢喜。可是不过几天,绿叶硕硕,花儿却耷拉了美人头。花无十日红?看来,我是无力养花。

与花结缘在故乡,在童年。每到开春,一茬一茬的花儿赶集似的曼舞在山野。草地上,野生的满天星犹如星星点灯,疏密有致地散落着;垄上,牵牛花张开喇叭,成天向着天空吹喇叭。

坡上,金灿灿的迎春花满带黄金甲,垂下千条万条柔丝带;石头山上,陡崖峭壁间喋血着杜鹃红艳艳。哪管花蕊上的小虫蛀鼻子,拔了一把嗅过再撕,花瓣恣意飘飘洒洒散向空中,落在头脸上,清凉凉的,再看十指已染透胭脂甲。

油菜花也罢,野菊也罢,紫云英也罢,桃梨花也罢,害人精的我们总要贪心地掐回一捧捧,插在酒瓶中、堂屋桌上、房间书桌上,满屋生香,一点也不比如今去花店买的百合、康乃馨逊色。

我至今纳闷,为何那些生在野外的花生命之火胜于富养在温室的花朵,不用施肥喷药,更不用精心照料,自生自灭,却各领风骚一季春。世间的人不也如此,想必大自然自有安排,草木一春,人活一世,娇贵的必弱不禁风,放养的定自强自立,各有活法,各生欢喜。

那时,学校后山有片果林,桃花落了梨花开,琴、兰和我常在放学后去那儿看花。徜徉在花蝶曼舞丛中,摘花嗅朵,轻摇树干,任凭簌簌花雨洒落衣襟,铺满一地花径。累了,坐在花垫上,冰凉凉、香润润的。唱着不搭调的《葬花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如今看来,少年不识愁滋味呀,只是那时的流光不老岁月悠长,哪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呢。

后来,我们将柔柔的草蔓编成圆环,插上点点桃花,一顶漂亮的花冠成型了,戴在头上,我们,便也成了童话里的三个花仙子。我们在果树林追跑着,嬉戏着,惊飞了采花的蜂蝶,惊落了曼舞的花神。

每年春季,长岭岗的那位小哥照例来拍毕业留影,我们总会选这儿作背景,或手捧梨花,或轻扶花枝,或坐于树下,或立于花前。这些相册我至今收藏着,只可惜未过塑,人影花影早已斑驳成一影。近年,清明回乡常想去看看那儿的桃林可还在,梨花可飞雪?却听说早砍了,心中难免失落许久。怀念青春遗落的梦想。

百花里,我最钟爱的是六月盛放的栀子花,洁白芬芬,馨香在微露的清晨。晶莹的露珠滚烁在白衣绿裙上,清幽别致。少女爱将花别在衣襟里,戴在头上,好看又好闻。摘下好多花苞将,她们挤挤挨挨浸在杯子里,洒在蚊帐中,放在枕巾上,活色生香,满屋芳华,连梦里也洒满淡淡花香。

那时,湾里栀子花树很少,我们常常趁天刚亮时去老姑爹院里偷花,忐忑又麻利,总有收获。挨骂也装聋作哑,反正不是我一人偷花,怕么事。邻村河刘湾堰塘边有棵好大的花树,旺季时,千朵万朵压枝低,又花开无主,当然惹的心痒痒。

可是,依着岸边好摘的早已被村人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只能上早学时起的更早结伴去偷。有一次,为抢摘伸到水面的那簇叶茂花繁的枝条,莉莉一不小心扑通掉进水塘中,所幸会水,有惊无险。至于年年田间插枝长须,移栽不活,年年如是。我爱的花从未养活的,这是个谜。

今年春来早,人间已是姹紫嫣红春意闹。时光易把人来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可是,樱花落了还有桃花开,桃花谢了还有梨花开,更有,五月的石榴六月的栀子,七月的荷花八月的桂子,九月的菊花十月的芙蓉。

有心看花春不迟,蜂狂蝶浪的四月天还在后头。到那时,哪管山高水长日暮短,要把锁住的春光赎回,但求胁下生双翼,须策马轻裘,一日看尽长安花。

春色满园关不住,花信无意催人老。亲们,武汉的黎明静悄悄,让我们安心静待武汉解封时。

本文作者萍水相逢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 萍水相逢,王家河街一介普通教师,喜爱阅读与写作,随心又随意,自娱自乐自赏。

猜你喜欢

天意也会捉弄人\n\n\n\n上天\n\n早已将缘的种子\n\n赠给来世的你我\n\n那冥冥注定的幸福\n\n在我们遇见时才能感悟\n\n\n\n走过多少路\n\n吃过多少苦\n\n闯过多少坎\n\n我才遇见你\n\n而你又踪影全无\n\n\n\n我想问佛祖\n\n我想问一问慈悲的佛祖\n\n天定的缘分到底有多少种\n\n为什么\n\n我们只有相视无言的幸福\n\n然

天意也会捉弄人上天早已将缘的种子赠给来世的你我那冥冥注定的幸福在我们遇见时才能感悟走过多少路吃过多少苦闯过多少坎我才遇见你而你又踪影全无我想问佛祖我想问一问慈悲的佛祖天定的缘分

2020-07-19

为了自己想过的生活,勇于放弃一些东西。\n\n这个世界没有公正之处,你也永远得不到两全之法。\n\n若要自由,就得牺牲安全。\n\n若要闲散,就不能获得别人评价中的成就。\n\n若要愉悦,就无需计较身边人给予的态度。\n\n若要前行,就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弗朗西斯·梅斯

为了自己想过的生活,勇于放弃一些东西。这个世界没有公正之处,你也永远得不到两全之法。若要自由,就得牺牲安全。若要闲散,就不能获得别人评价中的成就。若要愉悦,就无需计较身边人给予

2020-07-19